<資料來源:中國時報 2008/05/12>

  

林憲德
  
  講求生態、節能、減廢、健康的「綠建築」,是現代國家永續政策最重要的一環。當今的環保名著「由搖籃到搖籃」一書,也把「綠建築」當成拯救地球環境危機的重要對策。然而,我們要知道,推行「綠建築」政策,只是減少傷害地球的彌補措施而已,只是緩和人類鯨食蠶吞地球的杯水車薪而已。蓋「綠建築」已經是現代營造的基本道德而已,既不是拯救地球的萬靈丹,也不是什麼偉大的功德,更不應該以「綠建築」為幌子,去進行更大的環境破壞。
  
  最近,因為油電價上漲的壓力,有些房地產投資商假借「減碳」之名,開始慫恿一些政府官員去訂立「容積率獎勵綠建築」的辦法,想要藉「綠建築」發一筆地球環境危機的「災難財」。他們知道,政府現在為了鼓勵「綠建築」所訂的門檻很低,任何一個建設案均可不增加成本而輕鬆得到「綠建築標章」,假如能借「綠建築」之力而得到容積率獎勵(就是可以多蓋很多房子賣錢),簡直是一本萬利、財源滾滾。有些官員也不知其對環境破壞的嚴重性,漸漸配合演出,讓「容積率獎勵綠建築」的風聲四起。
  
  然而,本人身為我國「綠建築制度」的催生者,基於環境良心,不得不在此鄭重呼籲相關單位,應該立即制止這種糟蹋環境、禍延子孫的暴行。坦白說,處於大量耗能、嚴重浪費的時代,現行「綠建築標章」只是以節能、節水百分之二、三十為目標而已,但是容積率獎勵所帶來的資材消耗、能源負擔、二氧化碳排放、交通超荷、公共設施不足、擴大城鄉差距等,其危害程度是千萬倍於「綠建築」之貢獻度的。
  
  本來「容積率」是以環境容受量來訂定的,當然「容積率獎勵」是不應以破壞環境為導向的。據本人研究,在台灣每蓋一平方米鋼筋混凝土辦公建築所消耗的建材,約相當於排放四百公斤的二氧化碳,其每年所消耗的用電量約相當於排放一百四十公斤的二氧化碳,但有「綠建築標章」的辦公建築每年每平方米大概也只能減少二十八公斤的二氧化碳而已。
  
  另外,在台灣的商業區每公頃的平均年用電量約為一千萬度,相當於每年排放六千兩百公噸的二氧化碳,必須有二十公頃的森林才能抵銷這些碳所造成的地球暖化效應,亦即每獎勵商業區一公頃的容積率,相當於毀掉地球二十公頃的森林。「綠建築」再怎麼鼓勵綠化,也趕不上「容積率毀林」的速度於萬一。你說「容積率獎勵綠建築」是不是造孽?
  
  過去在濫用「容積率獎勵」之下,台灣的空屋率已高達二成,國家資源所受的糟蹋莫甚於此。本人在此哀求覬覦「容積率獎勵」的諸公,別讓「綠建築」成了造孽的工具。「綠建築」只是對於人類破壞環境的一點點療傷而已,別讓它成為破壞環境的白手套。同時也呼籲政府官員,寧可不要執行「綠建築政策」,千萬不能讓「容積率獎勵」造成子孫的浩劫。不論新舊政府,不分藍綠,均不應坐視如此糟蹋「綠建築政策」的暴行。(作者為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台灣建築中心綠建築委員會召集人)
  
此文章轉錄自:苦勞網

創作者介紹

scienceEDU

scienceE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