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被「解放」的廢棄物清理法


■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


我國的《廢棄物清理法》自1974年制定以來,早期是以環境衛生為主,後來為因應廢棄物非
法棄置等種種問題,而衍生出今日的管理架構。廢棄物清理是一個涉及企業成本、商業利益
、環境品質與社會公義的過程,規範這個行為的《廢棄物清理法》,可以反映行政與立法部
門,究竟以何種考量為重,並從中看出他們的擔當、見識與廉潔。

雖然這部廢清法已歷經了30多年的演進。不過,時至今日,什麼是廢棄物,卻沒有個清楚的
定義。儘管有國際法與許多先進國家的法律可參考,但是目前僅有依照產源的簡單分類。在
這種管理範疇模糊不清的情況下,出現了許多欲逃脫廢清法管制的案例,比如非法棄置廢棄
物的行為人,試圖辨稱所棄置的不是廢棄物,所以沒有違法。這種狡辯的思維甚至蔓延到官
員,比如台東縣環保局官員,稱被美麗灣渡假村公司棄置在杉原海灣上的工程廢棄土為有用
資源,即不屬廢棄物。

尤有甚者,若業者有辦法將其廢棄物登記為產品,即使這種產品的使用與原本是廢棄物時的
處置方式沒什麼兩樣,對環境的危害仍有疑慮,但就非屬廢清法管轄。比如中鋼的爐石,今
年5月時被發現填埋在屏東東港溪上游水源區附近,儘管其強鹼有影響水質之餘,但賣出爐
石產品的中聯公司卻顯然不會有法律責任。

若是業者無法以「不是廢棄物」來規避廢清法的管制,那麼選擇「再利用」方式則可迴避廢
棄物清除處理過程的較嚴謹管制。因為在2001年時大修的廢清法中,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的管
理從原本的環保署,被劃歸到以產業競爭力為主要考量的各個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也因
此,事業廢棄物只要被公告可再利用,其清運機構通常就不必是取得政府許可的清除業者,
再利用機構資格也沒有嚴謹的規範,且清運與再利用機構也不用上網申報廢棄物的流向。這
種用鬆散管制所造成的結果,是形成「環境成本外部化」的誘因,讓許多業者假再利用之名
,行廢棄之實,也讓我國的工業廢棄物再利用率達到75%以上的「亮麗」成績。

近來環保署又要修改廢清法,欲將上述存在於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所訂定之子法中的鬆散的
再利用管制架構,正式納到廢清法中。雖然理論上管制方法沒有因此變得更鬆或更緊,但一
旦經過立法院的審查,將來想要加嚴,可能就難如上青天。新政府是個「強勢」政府,擁有
行政與立法兩部門的主導地位,但如果不運用這個優勢好好整理法規裡的漏洞,卻是用來撕
扯過去在行政與立法以及經濟與環保的拉扯下已支離破碎的法規,強力輸送利益,可悲的不
是執政黨終將遭到人民的唾棄,而是國家根基的敗壞。望身在官府的公僕,能以公共利益為
出發點,聽取人民意見,審慎為之。

創作者介紹

scienceEDU

scienceE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