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麗卡‧吉斯 2008年8月8日

去年春季, 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NMFS)預計加州薩克拉門托河洄游的大鱗鮭魚將以空前巨大
的數量下降后,停止了當地大部分地區的漁業。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其對海外市場會
有何影響?艾麗卡‧吉斯報道。

"我們正在做很多政治上受歡迎的事情,這將有助于鮭魚活過這個十年。而那些有助于鮭魚
活過這個世紀的事情,我們卻幾乎一件都沒有做。"

5月,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NMFS)──負責美國海洋資源的聯邦政府機構──宣佈加州薩
克拉門托河秋季大鱗蛙魚歉收,並在加州和俄勒岡州的大部分地區停止了所有的商業捕撈
和大多數的休閑垂釣。美國負責監管漁業的八個區域性組織之一的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
表示,這是該國歷來對鮭魚捕撈最為嚴厲的限制。

禁漁預計會對當地的垂釣者產生巨大影響,但對國際貿易不會有太大影響,因為美國大多
數魚收成來自阿拉斯加。根據國家海洋漁業局提供的數據,受到加州和俄勒岡州禁漁影響
的當地垂釣者將失去大多數的預期收入︰商業垂釣者將損失3,600萬美元,休閑垂釣者將
損失2,400萬美元。與此相關的當地商家,如零售商、批發分銷商、導遊、包租船船長、
汽車旅館和餐館,也將受到影響。
鮭魚以品種、出生河流和產卵時間加以區分,禁漁只對眾多鮭魚種群中的一小部分起作用
,然而其他的種群也面臨著滅絕的危險。多數河流以往一年有三次洄游︰春季、秋季和冬
季。但是,據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  魚技術小組組長艾倫‧格羅弗稱,在1930年代到19
60年代期間,美國西部河流上修建攔河大壩,春季和冬季洄游數量急劇下降。秋季洄游的
魚受影響較小,因為它們歷來在更接近海洋的更大河流中產卵。

在薩克拉門托河秋季大鱗蛙魚的洄游中,漁業管理人員的目標是每年有大約15萬條蛙魚返
回,他們認為這一數量是現有棲息地能夠容納的。但是在2007年,只有8.8萬條魚返回,
2008年的預計數量為5.9萬條,這一數字導致了禁漁。

問題出在那裡?

有一個理論將之歸咎于海洋環境的改變。溫度和洋流年與年不同,上升流也一樣,這種關
鍵的磷蝦漩流構成了食物鏈的基礎。科學家稱,2005年上升流來得太晚,大多數今天的成
年魚在這一年到達海洋。因為薩克拉門多河秋季大鱗  魚有三至四年的生命週期,2005年
的小蛙魚,即通常所說的二齡  ,應該在2007年或2008年返回。但是,專家們承認,還有
更多的原素影響鮭魚的繁盛,有些專家則表示,海洋環境理論是一種搪塞。

"很多政治家力圖推卸責任,一味地說'哎呀,我們真是無法控製啊',"退休的水產生物學
家、漁具公司純釣(Pure Fishing)現任自然保護主管吉姆‧馬丁說,"但實際上,淡水
政治決策對這些魚影響巨大,導致了它們的災難。"
馬丁表示,為乾旱的南加州調水似乎是薩克拉門托蛙魚歉收的主導原素。環境律所地球正
義(Earthjustice)的媒體主管?翰·麥克馬納斯稱,2005年,聯邦中央峽谷工程、加州
調水工程和兩個市轄區將水量分發增至640萬英畝英尺──近79億立方米──創下單一年
度的調水之最。麥克馬納斯認為,2005年的二齡鮭當年沒有到達海洋。他說︰"它們爽約
了。"

那年的調水量似乎是一個引爆點。儘管現下還無法獲得數據,麥克馬納斯稱,"2005年調
水640英畝英尺是確鑿的證據。"他說,在1980年代后期,調水量連續三年接近600萬英畝
英尺(74億立方米),1992年便出現了  魚數量的驟降。

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的美洲印第安人代表迪夫‧宋斯指出,水資源管理者也需要考慮自
然變化因素。他說︰"水資源管理是一個動態目標,取決于氣象條件。"

加州水資源部監理工程師特裡薩‧蓋默表示,任何一個既定年份的輸送取決于水權、水文
學和法律約束,以保護環境。

據麥克馬納斯稱,儘管洛杉磯和聖地牙哥等城市的用水得到了很多的媒體關注,實際上,
85%的調水用于加州中部的農業帶──聖華金谷的農業。很多人指出,這種使用不合理。
"我能理解為重要的糧食作物抽調水資源,"馬丁表示,"我不能理解以犧牲生態系統為代
價把水引入沙漠,以在沙漠中種植更多的受補貼的棉花。"

其他原素

除了水壩和調水以外,其他淡水棲息地原素也影響著鮭魚的繁盛。

相當高比例的  魚是在孵卵場繁殖的,孵化場魚處理方法的改變也會影響到種群數量。在
2005年和2006年,加州漁獵部沒有像通常那樣將二齡鮭放入環境適應池內,而是把它們直
接放入海灣,很可能容易成為食肉羽族和魚類的獵物。

影響鮭魚繁盛的其他原素不是2005年特有的情況,而是持續不斷的。

專注于自然資源經濟學的根特納顧問集團主席布拉德‧根特納說︰"清除水邊植被(例如
,河岸樹木)將增加水的渾濁度,從而導致水溫的增高。"

郊區擴展也對鮭魚形成危害,因為鋪平的地面使受污染的徑流加速流入水體。不當的污水處
理也會是一個影響原素,以及含有肥料和殺蟲劑的農業徑流。

很多居民──伐木工、農民、市政府和垂釣者──之間的協商持續了幾十年,達成了一些
協議。但是活動人士指出,這還不夠。
"我們圍繞著這個問題打政治擦邊球,"純釣公司的馬丁說,"我們正在做很多政治上受歡
迎的事情,將有助于  魚活過這十年。而那些有助于  魚活過這個世紀的事情,我們卻幾
乎一件都沒做。"他說,隨著人口繼續增長以及氣候變化影響生態系統,電力和水資源的
需求可能增加。

因為加州的薩克拉門托河處于鮭魚分布區域的南端,氣候變化將可能使其洄游遭受最嚴重
的打擊,保護組織"拯救野鮭魚(Save Our Wild Salmon)"的外聯主管娜特莉‧布蘭頓說
。"水溫因氣候變化而上升,鮭魚的繁盛需要真正的冷水,而它們卻日益難以得到了。"

所有這些棲息地問題都對鮭魚的種群造成了影響,垂釣者認為禁止垂釣是誤入歧途。"很
多商業捕魚者覺得當了替罪羊,因為他們屬于規模更小的、區分更明確的利益團契,"根
特納說,"(城市開發商和農林業)屬于大得多的利益團契,產生的經濟效益遠比商業捕
魚大……最有錢的人聲音也最大,並能讓人聽見。"

海外影響

與加州等地方相比,中國還是一個主要的魚類加工國。美國向中國出售取出五內的魚,然
後在中國切割並重新包裝后賣到別的地方,通常是返銷美國。同年,美國向中國退場門了
39,014公頓,並從中國進口了26,482公頓。

如果油價繼續上漲,這種安排可能不能長久地保持經濟上的可行性。

對于鮭魚及其所支撐的行業而言,其可持續性遠不能得到保證。"我們玩各種各樣的愚蠢
遊戲來取悅這些利益集團,"根特納說,"而最終,資源沒了。"

艾麗卡‧吉斯是一名駐舊金山的自由環境記者,曾在《國際先驅論壇報》、《世界觀察》
雜志、《舊金山紀事報》網絡版、Grist.org等發表文章

創作者介紹

scienceEDU

scienceE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