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污染事件經驗啟示錄


前美國無線電公司(RCA)於民國五十九年在台灣桃園設廠,生產電子、電器用品,由於該公司一直將有毒的有機廢料倒入廠區所挖掘的地下水井中,長期嚴重污染土壤及地下水。RCA桃園廠其後幾經轉手,關廠後廠房土地由國內兩家公司購得,原擬申請變更為商業區及住宅區,但因八十三年間土地及地下水遭污染的情事曝光,經環保單位證實該廠區已成為嚴重污染區後,內政部營建署隨即裁定,在污染整治告一段落前,暫時凍結審查該廠址的土地變更案,因此整片廠地也就閒置至今。而日昨環保署更根據兩家外商公司所提出有關地下水污染防治的調查報告,顯示採用抽取受污染地下水的方式進行污染改善,在長達六個月的實際檢驗後,證明受污染的地下水並無法改善,因此環保署將因而宣布RCA廠址為永久污染區。環保署的這一宣布,不只將是國內首例,同時依現行相關法規,此一佔地二萬九千坪的變更開發案也將變得遙遙無期。儘管這只是一個個案,直接影響的 也只是現有地主的權益受損,但從宏觀的角度來看,這卻是一樁不容忽視的環保事件,從污染的形成到善後的處理,其間有許多值得我們警醒,吸取教訓並集思廣益之處。


首先,我們把時光倒流,回到民國五十九年RCA剛申請設廠之際,以當年包括政府主管部門及國人的認知,對於國際知名的RCA公司願意來台投資設廠,真正是歡迎都來不及,當時既無環保署等專責單位的設置,相關防治污染的法規也一應闕如,不但作夢也想不到先進的RCA公司竟然會如此的以鄰為壑,輸出污染,實際上也沒有法令規範及缺乏能力檢驗。就這樣懵懂的任令RCA傾倒有機廢料,荼毒土地及地下水源。檢視這樣一個活生生的範例,我們覺得在亡羊補牢的作法上,一方面環保署應會同經濟部等相關主管單位,通盤檢討了解在防治污染的相關法規立法以前,不論外資公司或本土公司有沒有類似的污染行為,以免有更多的地方已成
為永久污染區卻猶不自知而繼續開發使用,形成對公共安全及健康的隱形殺手。
另一方面,即使在相關防治污染法規已訂定規範之後,也並不保證沒有偷偷傾倒廢棄物質,造成土壤及水源污染的情事,這種全面清查的工作其實正是各級環保單位分內應為之事。


其次,整個RCA污染事件最令人感到關切的是,他所污染的不只是土壤或
河流湖泊等地面水系統,而是滲入地下水系統。地下水系統由於深入地表土壤層下,而且自成一流動系統。因此一旦遭到污染,既不像土壤污染侷限於特定區域內,或如地面水便於進行除污整治。以RCA案而言,經過為期半年的實際操作,證實不只難以改善,而且因為對地下水層的網絡流向缺乏明確的資料掌握,因此極可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經由水井的抽取,影響飲用者的健康,或因作為工廠冷卻用水而影響其他公司廠房機器的壽命。這一部分的責任追究雖然困難,但也凸顯出地下水遭到污染的嚴重性。


關於善後的處理,就個案而言,我們認為RCA既有明確的污染行為,而現地主則為不知情的受害者,因此除了現地主已自力救濟地打起國際官司要求討回公道之外,政府公權力部門也不應坐視,而應提供必要的協助,使製造污染者負起應負的責任,並以此具體事例,顯示政府部門對於維護土地環境資源不受污染損害的明確立場,進而杜絕不論本土廠商或外資企業不負責任的僥倖心理。而在另一方面,對於經宣告為永久污染區的土地,應該如何處分,或者只是消極的宣告後即任令荒廢,其實也是一個值得商榷的議題。


我們認為與其消極的只是宣告為永久污染區即不聞不問,政府部門其實應該表現出更為積極負責的任事態度。包括應長期追蹤檢測區內污染的變化情形,以及繼續研擬可行的污染改善對策。即或這些作法都無法在短期內改變區內土壤及地下水受污染的事實,主管單位也應進一步釐清這些污染物的屬性及影響程度,如果是放射性 的污染物,則顯然不是消極的閒置不准開發就可以,還必須設法清理或有效區隔。反之,如果污染的屬性只是使土地無法耕種而並不會影響在區內活動者的健康,以及注意不要抽取遭污染的地下水即不會有直接的危害,則這種遭污染的土地也許還可以做其他不同用途的開發使用。我們認為,如此的釐清認定,也許費時費事,但較諸粗糙的片面宣告為永久污染區即不聞不問,坐令土地閒置甚至被非法使用,無疑這才是一個現代化政府,強調服務效能所應有的任事態度。


人類因無知所犯下的錯誤,必須以智慧與決心予以彌補挽回,以彰顯人類進步的軌跡。不此之圖,不論是將錯就錯,或諱疾忌醫,都將留下惡名並遺禍後代。
RCA污染事件,給我們經驗教訓,同時也給我們機會。
創作者介紹

scienceEDU

scienceE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